返回首页
政策视点CURRENT AFFAIRS
政策视点 / 正文
车险市场迎来新一轮强力监管

  编者按:

  我国车险市场距高质量发展尚有较大差距,进一步推进商车费改也需要一个健康有序的市场环境。因此,整治车险乱象成为严监管的重点之一。从监管部门近期出台的多方面举措来看,针对车险市场的监管力度将会不断增强。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车险业务原保费收入为3966亿元,占财险公司原保费收入的近六成。作为财险第一大险种,又关系亿万车主的日常生活,车险自然成为严监管的重中之重。进入下半年以来,监管部门继续重拳整治车险市场乱象。无论是从近期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还是监管部门下发的文件来看,积弊已久的车险市场都将迎来新一轮强力监管。

  

  数据资料

  多家险企受到处罚

  本月初,银保监会向华海财险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显示,2017年1月至7月,华海财险营业总部通过广告费、业务宣传费等费用报销资金后支付中介机构车险代理业务品质奖励559.08万元。所涉报销广告费等费用系虚列,财务数据不真实。针对车险业务虚列费用的行为,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罚款50万元,同时责令停止其营业总部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3个月,并对相关负责人予以警告并罚款10万元。

  《千里马彩票时报》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吉林银保监局还就人为调整手续费支出造成业务、财务数据不真实,对某大型财险公司吉林分公司罚款50万元,责令其停止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2个月,并对涉及其中的相关负责人共计罚款51万元。无独有偶,同月,一家中小财险公司湖南分公司因编制或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以及其张家界中心支公司未按规定使用经批准或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收到湖南银保监局开出的罚单。

  根据相关统计结果,今年上半年,各地银保监局针对财险公司共开具罚单133张,罚款金额达3063.4万元。截至目前,浙江、广西、安徽、河南、四川、青岛、新疆、山西、黑龙江、湖南等多地银保监局针对违规不执行报批条款的多发现象,共叫停35个地市级保险机构的车险业务。

  在深入推进整治市场乱象的背景下,车险监管力度由此可见一斑。在近期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也表示,今年各级监管部门继续对保险业的突出风险和问题,目前正在陆续进场开展检查,检查的内容主要覆盖公司治理、偿付能力、资金运用、车险、农险、短期健康险等方面。

  监管力度再迎升级

  围绕车险乱象的监管力度也即将迎来升级。近日,银保监会向各银保监局下发《关于加大车险违法违规行为处理力度有关事项的函》。根据其中内容来看,银保监会要求各银保监局重点打击2019年7月1日后财险机构仍通过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等违法违规行为。

  银保监会同时在上述文件中要求,各银保监局根据各财险公司今年上半年的费用异动情况、7月1日至15日保费异动情况和当地车险市场的反映情况,有针对地开展现场调查,重点是带头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以及顶风作案的中小公司。

  该文件还提出,各银保监局要及时将查处情况报送银保监会财险部,财险部将综合各派出机构查处的财险机构7月1日后发生的违法违规情况,对相关财险公司采取停止省级分支机构或总公司(即全辖所有分支机构)使用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监管措施。

  在监管力度持续升级的过程中,中介渠道也未被监管忽略。在此前下发的《关于继续加大车险市场乱象整治力度有关事项的函》中,银保监会建议各地银保监局加大对保险中介机构的监管力度。对于查实保险机构违法违规行为涉及相关中介机构违法违规的(包括汽车经销商和售后服务商等兼业代理机构强迫销售车险等行为),可根据实际情况采取责令改正、罚款、取缔、没收违法所得直至吊销业务许可证等监管措施。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记者还了解到,监管部门还起草了在车险领域开展履职回避试点工作的相关通知,要求财险公司关键人员在履职时应与同在相关产业链上的亲属避嫌,目前正在业内征求意见。陕西银保监局此前已探索建立车险从业人员履职回避制度。根据《陕西财产保险公司车险从业人员关联企业履职回避指引》,各财险公司原则上不得与由本公司车险从业人员及其亲属投资入股或担任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的关联企业进行业务合作,从而规范车险业务从业人员行为,防范不正当利益输送。

  亟需走出恶性竞争

  从监管部门公布的处罚原因来看,未按照规定使用车险条款费率和业务财务数据不真实是车险市场中存在的两个突出问题。今年年初,银保监会也专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重点打击这两类违法违规行为。

  但在难以根除的乱象背后,是车险粗放式发展所形成的痼疾。长期以来,很多市场主体盲目追求保费规模,展开掠夺式的“跑马圈地”。这其中既包括众多中小险企,也不乏大型保险公司的身影。记者从业内了解到,一些实力雄厚的大型保险公司为了保住市场地位展开激烈竞争,从而推高手续费用。这也是监管部门在近期印发的文件中将扰乱市场秩序的大公司列为监管重点的原因所在。而与大型险企相比,中小险企本就在风险定价能力、服务水平等方面处于劣势,在没有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清晰的战略定位的背景下仍然需要依靠车险业务来“安身立命”,因此也只能通过费用投入的手段来竞争市场份额。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车险业务手续费节节攀高。数据显示,2018年,近九成公司的车险综合费用率超过40%,22家公司车险综合费用率高于综合赔付率。受到综合费用率走高的影响,很多保险公司为了规避监管选择在财务数据上“动手脚”,进而滋生出以上乱象。

  与此同时,在车险市场上拼得“头破血流”的保险公司还面临着来自外部的压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213.2万辆和1232.3万辆,同比下降13.7%和12.4%;乘用车产销997.8万辆和1012.7万辆,同比下降15.8%和14.0%。在新车销量回落的背景下,车险市场的保费竞争将更趋激烈,因此一些保险公司更容易冒违规风险保住市场份额,这也是今年以来监管部门持续加强监管力度的原因之一。

  对此,专家表示,在行业普遍性亏损和监管频繁亮剑的双重压力下,财险公司特别是中小公司应从三个层次推动车险发展。第一层次是重建自身能力,提高定报价能力、理赔服务能力以及销售能力;第二层次是车险、非车险领域协同发展,布局打通“人联”“车联”“家联”,加大客户资源深挖掘,组合产品销售的力度;第三个层次是采用新方法、新思路、新技术,实现“换道超车”。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