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艺术鉴赏CURRENT AFFAIRS
艺术鉴赏 / 正文
周令钊:为新中国造型

  编者按

  8月30日,“为新中国造型——周令钊先生百岁艺术展”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周令钊先生曾绘制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巨幅画像;参与设计了国徽、政协会徽、少先队队旗;主笔共青团团旗、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大勋章的设计;担任第二、第三、第四套入民币票面的整体设计。每天数以万计乘客面对的地铁六号线朝阳门站壁画《京东粮道》、《凤舞朝阳》,是他与夫人陈若菊2012年共同完成的……今年是周令钊先生入党70年、结婚70年、百岁生日,本刊特邀作家赵李红书写周令钊先生为新中国造型的艺术人生。

  

  在“为新中国造型——周令钊百年艺术展”开幕式上,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副总经理郑华代表总公司向周令钊先生赠送由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特别制作的周令钊先生百岁寿辰纪念雕版肖像。

  周令钊是谁?一年以前,他并不为公众所知晓。

  去年8月30日,在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周令钊、戴泽、伍必端、詹建俊、闻立鹏、靳尚谊、邵大箴、薛永年八位老教授回信中说:“长期以来,你们辛勤耕耘,致力教书育人,专心艺术创作,为党和人民作出了重要贡献。耄耋之年,你们初心不改,依然心系祖国接班人培养,特别是周令钊等同志年近百岁仍然对美育工作、美术事业发展不懈追求,殷殷之情令我十分感动。我谨向你们表示诚挚的问候。”这条新闻经央视新闻联播播出后,99岁的周令钊先生一夜之间为全国人民所瞩目——

  周令钊先生是中国美术教育的一代名师,被誉为“国家名片、国家形象设计师”“公共艺术先驱者”“新中国设计第一人”,曾绘制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巨幅画像;参与设计了国徽、政协会徽、少先队队旗;主笔共青团团旗、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大勋章的设计;担任第二、第三、第四套入民币票面的整体设计。每天数以万计乘客面对的地铁六号线朝阳门站壁画《京东粮道》、《凤舞朝阳》,是他与夫人陈若菊2012年共同完成的……

  

  2012年周令钊与夫人陈若菊设计北京地铁六号线朝阳门站亚光陶瓷浮雕壁画《京东粮道》。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也是周令钊夫妇为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绘制毛主席像70年。值此习近平总书记给央美老教授回信一周年之际,笔者见到一百岁的周令钊先生。

  徐悲鸿证婚并赠送《双马图》

  被誉为“国家形象”设计师的周令钊先生设计的作品我们耳熟能详,100岁的周令钊先生什么样却不得而知。近日,笔者有幸走进位于东五环的著名教育家、画家、中央美院教授周令钊先生的家。

  “我刚把这里收拾出来,前一段,为了方便,我把父亲的资料什么的都带过来整理,屋子里堆得下不了脚,柜子门都打不开。”一见面,周令钊先生的女儿、清华美院教授周容就说:为出版父亲的三卷本画册《周令钊》和8月29日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为新中国造型——周令钊先生百岁艺术展”,大量的资料性工作要准备,要审核,自己像年轻人一般冲锋陷阵,全身心投入。

  周老的开放式客厅被屋中间的三级小台阶分成餐厅、书房和会客区,中间以中式画格做隔断。笔者指着小台阶问,“周老现在走台阶可以吗?” “没问题,他现在可以自己走。每天走路,也是一种锻炼。”

  说话间,周老扶着助步器已从卧室走到了台阶上,他微笑着跟我们打招呼,随后走下台阶,坐在沙发旁的高靠背扶手椅上。周容说那是父亲的专座,看电视也坐那儿。“他作息很规律,每晚电视看到九点半,最晚不超过十点睡觉。早上七点半起床,下午要躺两个小时,都能睡得着。”

  周老跟着一句“能吃能睡”,令大家哈哈大笑。

  我平生第一次见百岁老人。百岁的周老如此精神矍铄、幽默亲和。

  “人家说,长耳朵寿命长。看,周伯伯的耳朵又长耳垂又厚。”随着周容朋友的发现,大家一齐望向周老。笔者随口问道:“您信吗?”

  周老一边揪着自己的耳朵,一边回答:“我已经一百岁了!”说完,自己也乐了。

  今年5月2日是周老100岁生日。简洁的客厅里,一幅红底金字的湘绣寿字让屋中洋溢着百年华诞的喜庆。笔者向周老献花祝福、致敬!周老说,我跟祖国同过大生日,十分幸运——

  聊天中得知,周令钊先生跟祖国的生日有着如此深厚、紧密的联系!他的百岁生日更是如此不同寻常。七十年前的1949年,30岁的周令钊风华正茂,在国立北平艺专图案科(后中央美院实用美术系)教授素描、水彩和政治宣传画课程。为了新中国的诞生,这一年他繁忙并快乐着,无上荣光——

  他带学生布置北京饭店,画毛主席像;布置六国饭店国共和平谈判会场,画毛主席像和马、恩、列、斯像;参与设计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徽; 带学生布置在中央美术学院礼堂举办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场,画毛主席像和马、恩、列、斯像;带学生布置“全国学联第一次代表大会”会场,画毛主席像和马、恩、列、斯像;7月1日,和学生、助手陈若菊在证婚人徐悲鸿家的院子里举行了简单而郑重的婚礼;9月,与夫人陈若菊一起绘制开国大典时悬挂于天安门城楼的巨幅毛主席画像;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哇!原来今年也是您入党70年,结婚70年呀!”笔者停下记录开心地向周老祝贺。

  说起70年前周老的婚礼,还是由校长徐悲鸿证婚的——

  当得知周令钊和陈若菊要结婚了,徐悲鸿就对周令钊说,婚礼到我们家来办。廖静文和姐姐廖学文带着陈若菊去大栅栏买布料做结婚穿的衣服。7月1日,婚礼在徐悲鸿家的院儿里举办。徐悲鸿派自己的车去接新娘并亲自当证婚人。他开心地祝福一对新人,并说:今天婚礼,本来还有更多的人要来,但他们现在正在先农坛听毛主席的七一讲话。那就让他们回来去闹洞房吧。赠给新人的结婚礼物是自己绘制的一幅《双马图》。从此,周令钊陈若菊夫妇就开始了双马齐奔——

  1949年9月的一天,学院党委书记江丰找到周令钊,说开国大典筹备处的同志要他为天安门城楼画一幅毛主席像。接到任务,周令钊便带着他的助手、学生、妻子陈若菊来到天安门城楼看现场、量尺寸,规划了画像的大小。在城楼上大殿外的脚手架上开始了工作。要把小照片画成巨幅画像,必须一次次打格、放大、画素描稿、色彩稿。画太大尺子不够长,他和陈若菊专门做了一个粉线袋,两人一边拿一头,像木匠那样弹线、打好格子。

  在绘制的十多天里,他们自备馒头和咸菜、暖壶,每天天刚亮时就开始作画,直到天黑看不见为止。他们的朋友、画家侯一民曾说,“夫妻俩工作起来,就跟一个人似的”。

  “一对新人在红墙金瓦下,互相支持着,怀着饱满的热忱开笔塑形,画出人民领袖的神采,迎接新中国诞生的礼炮……我能想见多浪漫多庄严啊!”笔者忍不住惊叹。

  周容不无遗憾地说:“当时也没想到要留下个工作照。”

  “父亲的很多作品我们都不知道”

  “国家刚解放,百废待兴,许多美术设计任务纷纷找到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业务对口,设计任务应接不暇。当时还没有人民大会堂,许多全国性的大会都在美院的大礼堂举行——‘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和‘全国学联第一次代表大会’,学校都安排我带领实用美术系学生设计、布置会场,中间挂毛主席像,两边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像,领袖像均由我画。”

  青年团第一届团代会后,团中央曾在《人民日报》上征集团徽、团旗和团歌。据周老回忆,“后来,团中央的娄霜要我也设计一个团旗。我在纸上画个五角星象征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又在五角星外画一个圆圈,象征共青团员围绕在党的周围,几分钟后我的设计完成了。娄霜很满意,认为创意简洁明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62周年的时候,共青团中央办公厅一位负责同志来看我,并带来经毛主席批示的团旗画稿复印件,给我留作纪念。我从没有想过还能看到几十年前的设计稿,我非常激动,永远留念。”

  

  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对团旗方案的批示

  “当年,在少先队工作的同志、我的学生刘易晏也来找我参与设计绘制了少先队队旗,后来我的儿女成了少先队员,都是戴着红领巾在我参与设计的星星火炬队旗下宣誓……”

  “我当年入队宣誓时真不知道队旗是谁设计的。只知道红领巾是国旗的一角,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周容笑着说,在几次为父亲整理出版画册和这次百岁生日大展中,更系统地了解了父亲母亲的经历,他们作品太丰富了,作为子女,很多经历和作品我们都不知道。

  人民币设计稿首次展出

  “周令钊同志应中国人民银行聘请,于1950年参加人民币设计专家组,主持第二、三、四套人民币总体设计和图案设计,为人民币设计和印刷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特此颁发此荣誉证书。

  中国人民银行

  一九九八年三月”

  在8月29日央美美术馆开幕的《为新中国造型——周令钊先生百岁艺术展》上,笔者在展出的300多件作品和大量文献资料中,看到了中国人民银行1998年3月颁发给周令钊的荣誉证书和北京印钞厂1989年9月25日授予周令钊“北京印钞厂名誉职工”光荣称号的证书,而周令钊先生绘制人民币的草稿等珍贵的历史档案资料和手稿,则是首次与公众见面。

  从清代到北洋政府时期,中国的货币从设计到印制都聘请和委托外国人操办。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国家主权和尊严,政府改让自己的美术家和专业技术人员全面接手这项工作,这对中国美术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周令钊先生从1950年到1980年的30年中,先后担任了第二、三、四套人民币票面的整体美术设计工作。这是一项设计全中国亿万人民甚至世界性千里马彩票货币活动和经济生活的图案设计工程。

  

  1950-80年代担任二、三、四套人民币纸币票面总体设计

  第一套人民币是在解放战争胜利进军的形势下,于1948年12月1日由同一天在河北石家庄成立的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印制发行的。由于这套人民币面额过大,设计印刷等方面都比较粗糙,为适应新生的人民政权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等各方面的要求,新版的人民币设计就提上了日程。

  1950年4月的一天,中国人民银行的两位领导来找中央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罗工柳说,中央决定要设计新的人民币,请他担任设计组长,必须严格保密。罗工柳愉快接受了任务,但说自己是搞绘画的,人民币设计属于平面设计,便向他们推荐了国徽的设计者周令钊。周令钊17岁时曾在上海华东照相制版印刷公司学徒,跟随著名的制版印刷专家柳溥庆学习制版。

  接到任务后,周令钊瞒着夫人陈若菊,住进了北京印钞厂。关于这段经历,周令钊在回忆中写道:“第二套入民币的设计主要是我和罗工柳两人负责。”

  这是国家十分重要的任务,为了保证质量,组织上邀请到了张光宇、张仃、王式廓等教授,请他们到厂里来,共同研究、商量第二套人民币应该怎么设计。他们一致认为,我们的钞票应该反映人民钞票的性质,人民币反映的是国家的政治,这是主要内容。至于它的形式,毛主席一直强调要探索民族形式,我们就应该有中国的文化传统和表现形式。周令钊他们不仅与北京印钞厂的设计、雕刻人员到故宫、顾和园、云冈石窟去临摹古建筑、石雕、石刻、铜器以及长廊里的彩画中的花纹和图案,还对敦煌壁画进行了潜心研究,速写本画满了十几本。

  “2元券背面景框源自故官的窗棂,3元券背面的边框取自敦煌壁画中飞天的飘带。我还把面额数字用纹样围了起来,外形如同中国传统的灯笼,这些都赋予了第二套人民币富丽典雅的气息,具有浓郁的中华民族特色。”周令钊回忆说,“这个任务非常保密,家里人也不知道我画钞票去了。设计过程十分严格,哪怕是一个小的纸角,都要交给保卫部门,他们都会登记好。设计过程中不能有一张废纸”。

  第二套人民币从1分到10元11种币样,正反22面中的装饰纹样,周令钊都要一笔一笔手绘出来,而且要画成与真钞同样大小的效果图。当设计完成时,他的眼睛一度看不清东西,以致37岁就戴上了老花镜。

  1955年3月,第二套人民币成功发行。1958年,国家开始酝酿第三套人民币的设计。设计者为:罗工柳、周令钊、侯一民、陈若菊、邓澍。第四套人民币的设计为:罗工柳、周令钊、侯一民、陈若菊、邓澍。

  “这么说,每个人的兜里都有周老的作品啊。”笔者不无自豪地感叹。

  “我们家里没有。”周容说当年母亲曾顺手把第二套人民币的一套新币夹在一本书中。后来父亲用书时发现有钱,随手就装在兜里,毫无在意,过后需要付钱时就花了出去……”

  周老回忆,设计第二、三套人民币时,已经搬进校尉营中央美术学院北宿舍。大约是1951年或1952年,他从东单的五老胡同搬进校尉营中央美术学院北宿舍。这里的房屋比五老胡同的整洁些,住在院子北面那排宿舍,窗户朝南开。院子由东到西很长,南北两面各一排宿舍,两排宿舍之间是一个长条的院子,隔一段有一个水池,供大家淘米、洗菜、洗衣服、洗拖把等用。在这里一住就十余年,参加并主笔设计的国家的许多重点项目,如第二、三套人民币的票面总体设计、解放军三大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纪念邮票、民族文化宫和人民大会堂的建筑装饰设计、每年“五一”和“十一”天安门游行仪仗队和文艺大军的队容总体设计等。

  “他用崭新的视觉形象‘设计’了崭新的国家形象,使国家意志视觉化,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精神风貌。”正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教授所评价的那样:周令钊先生丰富而又漫长的艺术人生,见证了新中国的历史进程。

  “我们为新中国的成立奋斗过,也为新中国的成长建设投入过、奉献过,至今还在继续。周令钊先生说:在即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年之际,我祝愿我的祖国和平安宁,蒸蒸日上,人民幸福安康,人美心灵美。”(本文图片由中央美术学院提供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