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美文推荐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荐 / 正文
飞扬跋扈为谁雄

  一说“飞扬跋扈”常常记起“吃了豹子胆”的形容。其实,杜甫说李白“飞扬跋扈为谁雄”的时候,有一丝规劝,更有十分敬佩。而且,查《本草纲目》,“豹”的条目,仅有“肉”与“头骨”的条文,没有说“胆大”云云。当然,彼时豹子也不是一级保护动物。“重庆保时捷女车主”胆大妄为,闯红灯如“走泥丸”,原因不在吃了什么,而是有恃无恐。但是,“追加处罚”女教师的胆气为什么那么足呢?说到底还是权力的“傲慢”。殊不知,“正义”加“舆情”是更大的权力。那么,“给矿山刷绿漆”呢?从上世纪末至今,“油漆又绿江南岸”的新闻再三出现,涉及皖、滇、陕、鲁各地,这种“飞扬跋扈”只能属于“婉约派”,叫做“咱就是不改”。

  

  朱燕祥 画

  虎皮晚岁羞争席

  豹尾当年扈属车

  这是南宋诗人刘克庄的组诗《四和》里的一联。

  “四和”古代是指太阳运行四方所达到的极限之处。“虎皮”在此是讲席的代称。《宋史·道学传一·张载》曰:“(张载)尝坐虎皮讲《易》京师,听从者甚众。”刘克庄本人的《沁园春·吴叔永尚书和余旧作再答》词也有句:“撤我虎皮,让君牛耳,谁道两贤相厄哉!”而“豹尾”在此指的是“豹尾车”。在古代,用豹尾装饰的车子是帝王的属车之一。这“豹尾车”,据说在周代就已经有了,是掌军事刑法的“执法官”乘坐的。据说到了唐代,就从“军正属车”变成了帝王属车。“扈”意为随从,扈驾即随从帝王的车驾。

  刘克庄的意思是,自己经历了起起伏伏的悲欢离合,晚年已经不愿意与谁人再“夺席谈经”了,“豹尾”当年也是跟随帝王出行而风光无限的,如今只剩下“呵呵”。

  笔者却由此联发现:“豹子胆”与“豪车”果然如影相随。

  2019年7月30日,重庆市渝北区龙盛街路口,“重庆保时捷女”李某与男司机互扇耳光,图文并茂,新闻不胫自走。打架没有引发围观,倒是美女车主颐指气使的狂言让“举国震惊”:“我在渝北飙车是出了名的,红灯我全部都是闯,我打个电话全改!”真是“未离海底千山暗,才到天中万国明”,不可一世。随即,网友扒出:这位住洋房别墅的女子,不仅穿高跟鞋、戴遮阳帽开车,而且在当地飙车知名度颇高,“抬手就打”乃习惯动作,3年29条交通违法记录,行若无事。接着,有官媒提供:其丈夫童小华系渝北区公安分局石船派出所所长。

  尽管有截图为证:29条违法均按规定全部接受了处罚。但网友还是追问:2条重大违章18分,其余27条扣81分,共计99分,这是多少个12分?是几辆车在被扣分?怎么这辆保时捷还在横行?

  这不是“虎皮晚岁羞争席”的谦退,而是“豹尾当年扈属车”的骄横了。而且,从相关材料分析,这骄横也绝非偶然,那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似乎不必“问询南来北往的客”。

  虽然尚未处理,但是从“重庆发布”的严肃语气与“‘严书记’被判十年 网友:童所长在瑟瑟发抖”的大标题来看,“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在头顶了。

  逢难才知师语重,悔顽劣一时,只生反骨

  捎书又恐雁来迟,遥秦鄂两地,怎系我心

  此联出自“中国教师报微信公号”,是一家大网站以“一组写老师的对联,看着看着不禁潸然泪下”的通栏标题之下发出的。

  作者署名为“前排”,显然是网名。大家常说“民间有高手”,联语界也是这样。该联的特色在于自况与忏悔:如今遇到了难事难题,才知道恩师当年的教诲是那样语重心长,悔不该学《三国演义》里的魏延“头生反骨”、调皮捣蛋、处处与老师作对。现在想问候一句多年前的老师,又恐怕传书的鸿雁迟迟不到,从西北到湖北,如何把一腔心事捎去。

  2019年8月初,随着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陆玉在新闻发布会表示“正在研究和制定教师纪律处分的具体实施细则,尽快介绍”,随着山东五莲县教体局撤销对杨老师追加处理决定,并将杨老师从原学校调往更加知名的五莲一中,“当事双方已协商达成和解”——山东五莲“杨老师追加处理事件”基本上画上了句号。

  然而,舆论似乎不曾止息,因为那么优秀的老师为什么不被教育局与学校保护?两个学生被“课本打成轻伤害”的证据何在?“索赔三十万元”究竟有还是没有?“除了那两名逃课的学生没有考上五莲一中,其他学生都考上了五莲一中”是否属实?虽然没有考上却是被“保送”去了五莲一中是否属实?如果属实,下学期开学,杨老师还要面对那两个“告状”而引发“校闹”的学生,学生是“悔顽劣一时,只生反骨”,还是变本加厉,继续掣肘?

  前期新闻内容过于丰富多彩,突然断片而“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如何可能?既然在“微时代”,新闻不会“烂尾”、传言止于真相,那么,为什么不能够把问题讲明白呢?

  窃以为即便以上疑问全部“搁置”,“追加处分事件”能够“倒逼”有关部门尽快做出“制定教师纪律处分的具体实施细则”也是大好事。7月9日,教育部刚刚告诉大家“将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即刻就有一纸“追加处分”要把一位优秀教师逼迫下岗,讽刺意味也过于浓厚了。撤销决定、“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对教体局、学校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说明“追加”是错误的,既然错了,为什么不能够在杨老师向学生和家长赔礼之后,有关部门再向杨老师道个歉呢?

  呜呼!“闻同窗,一个个蛟腾凤起,悔当初不知立雪;看我辈,每年年囊涩腹空,劝后学多作趋庭。”不是每个学生都有“捎书又恐雁来迟,遥秦鄂两地,怎系我心”的心。心思在告状而不是感恩的主,即便到重点高中,仍然是弄得自己难受学校也难受,何必呢?

  云霞天在望

  朱紫客常来

  这是《行业对联》里油漆店的通用对联。

  说“通用”,如今是有点不敢肯定的。因为现在的商店,拥挤得像垒积木,有门柱而且乐意贴对联的日渐其少——原本是独领风骚的“国粹”,如今渐行渐远,令人唏嘘。

  此联“云霞”“朱紫”都是指油漆的颜色,而“天在望”者,既有“光彩照天”的意思,更寓有“人在刷漆天在看”的诚信。而“朱紫”是红色与紫色,又代表古代高级官员的服色或服饰。意思是“大客户”常来,生意好。

  试问,多大的客户能够买油漆刷山坡、刷坟场、刷矿山?不必惊奇,不仅有,而且常有也。

  在世纪之交的2000年初,安徽某县就因为给山坡“戴绿帽子”而传为笑谈。到了2015年,“老谱”再次袭用:329国道旁的绍兴越城区斗门镇杨望村,为了完成上级要求的“绿化达标”任务,把百余座坟墓的墓碑和墙体上,都刷了墨绿的漆。坊间议论纷纷:中国是民俗传统深厚的古国,“中心不戚,居丧不哀”是孔夫子最讨厌的事情。你在墓碑上刷漆,墓中魂灵与死者后人作何感想?

  2018年7月下旬,笔者在一家科技发明网站看到消息,一惊非小:美国的一家公司发明了“绿化神器”,名曰“Hydro Mousse”(液体草坪)。只需将Hydro Mousse附带的草籽与添加剂加入专门的罐子内,接通水管,就“想让哪里长草就喷哪里”,有视频有真相。

  那一刻,笔者觉得读中文系大抵真是“没有用”;也坚信,今后不会再有“给山石戴绿帽子”的愚不可及了。

  无奈据央视财经等媒体2019年8月2日报道:山东省新泰市“油漆又绿江南岸”,该市一处石料厂,为了应付环保检查,给石材涂上了绿漆!

  呜呼!朱紫客常来,大客户!笔者真就想立马辞去教职,去卖油漆!

  报道最后问曰:主管部门若不知情,是监管失职。若知情,为何给这家企业办理采矿许可证?

  自然,这回的“绿色行动”以矿山被关停,相关责任人被停职而告结束。然而,我是再也不敢说“到此为止”了。并且由此悟出:有一种“飞扬跋扈”不是“颐指气使”,而是“屡教不改”,是“我是傻瓜我怕谁”!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