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文化动态CURRENT AFFAIRS
文化动态 / 正文
《哪吒之魔童降世》:国产动画电影新高度

  策划人语

  动画电影一向是电影暑期档的“热门选手”,在一众国内外作品中,《哪吒之魔童降世》脱颖而出,成为最耀眼的“明星”。这部国产动画电影从点映开始,就以超高的口碑和票房,迅速占据榜首,上映8天后登顶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冠军。作为传统故事改编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缘何成功?在流畅完整的故事、精致的视效、优美的中国风之外,影片以其人文与精神内涵震撼了观众,在这背后,是电影人的匠心与诚意。

  点映中收获超高口碑的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在7月26日正式上映后,仅1个半小时就实现了票房破亿元,创下动画电影最快破亿元纪录。首映单日票房高达1.8亿元,上映4天总票房超过9亿元。目前该片豆瓣评分8.6、猫眼评分9.7,口碑爆棚。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人物塑造与立意、视效、作品流畅度和完成度、影片娱乐性和创新性上均有较大突破,成为2019年电影暑期档明星。

  

  《哪吒之魔童降世》影片宣传画

  改编的意外之喜

  《哪吒之魔童降世》改编了经典故事的剧情,解构和重塑了二元对立的人设,没有“剥皮抽筋杀敖丙”,也没有“剔骨削肉还父母”,不再是多年前《哪吒闹海》《哪吒传奇》的套路,也不再是反抗强权悲剧收场的模式,而是将哪吒与敖丙的友情、与父母的亲情双线并进作为故事的主干。

  作为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哪吒形象已深入人心。但该片并没有重复那个简单而固化的哪吒形象,而是重塑了一个亦正亦邪、有血有肉的人物。也许是出于欲扬先抑的“自黑”,黑眼圈、鲨鱼齿、不屑的眼神和笑,嘴里叼树枝,双手插裤兜……新版哪吒的少年形象活脱脱一个又丑又“丧”、调皮顽劣的“小痞子”。不过,在他被母亲抱在怀中时,他那睁圆的双眼又显得天真可爱;当他跟敖丙成为朋友时,也会害羞得脸颊涨红;当他知道父亲准备舍己救儿时,感动得泪眼汪汪。在放下对完美英雄的刻板印象后,就会发现,这个哪吒不只是“熊孩子”和“小恶魔”,也不只是一个浑身带戾气、性格有缺陷的“问题儿童”,而是一个怀有童真和善良、渴望陪伴和友谊的孩子,是一个寻求身份认同和自我成长、正义且具有超强能力的小英雄。

  之前是反派人物的龙王三太子敖丙,在该片中化身为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含蓄内敛的敖丙与张扬不羁的哪吒构成了微妙互补的人物关系,他们在夕阳下的海边踢毽子的情景和谐而美好,他们在水火冲撞之后友谊的回归热血而动人,他们在合作与对抗、友爱与争执中,共演了一出逆天改命的传奇。

  影片的一些配角也有了新变化。温婉贤淑的殷夫人变身为身穿铠甲、斩妖除魔的“花木兰”,仙风道骨的太乙真人变成了嗜酒、逗趣、一口四川话的胖神仙。这既是对人物造型、性格与关系的创新,也是对大众刻板印象的挑战和颠覆。

  值得一提的是,诸如指纹解锁、全息投影、情景回放、游戏副本等现代概念被运用到影片中,颇具时代感,拉近了神话故事与观众的距离。年轻化的语境、网络化的表达、现代化的理念,一些无厘头的喜剧元素和笑料包袱,增强了该片的诙谐度和可看性。

  立意的弦外之音

  《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深刻之处,在于它不只是讲了一个英雄成长的故事,而且引发人们的疑问和思考。世人眼中的魔童一定会成长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吗?出身异类的妖族注定会是毁天灭地的恶魔吗?也许未必。

  在脸谱化的作品中,恶人的恶被画在脸上、刻在骨子里,一出场似乎就带着原罪。但在该片中没有一个真正的恶人,每一种恶都有它的来由。这不是为恶人开脱,而是表达了一种观念:善恶在于人的选择,人心的善恶也能在环境改变时发生转变。就像在片中心路历程经过多次转变的哪吒和敖丙,可能一次怀疑、歧视、辱骂,就会让人心灰意冷、开始作恶,反之,一旦被给予承认、肯定和爱,就能使其拥有继续为善的力量。在善恶表象下,对人心内在根源的关注和探究,使影片具有人文关怀。

  无论是哪吒口中的“若命运不公,就和它斗到底”,还是太乙真人口中的“不认命,就是哪吒的命”,不管是申公豹说的“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搬动”,还是李靖说的“别在意别人的看法,你是谁只有你自己说了才算”,这些台词,引人思考。如何面对人们的偏见和不公的命运?不要轻易向命运低头,而要通过自身努力去改变命运,打破世俗的定义,勇敢去做自己。

  当今观众对英雄的期待,已不是“高大全”的完美模范,而是接地气、更真实的人。哪吒叛逆后的成长显得更加可信而动人。从调皮捣蛋、埋怨父母到感恩双亲、跪地叩拜,从入魔“暴走”、大开杀戒到力挽狂澜、拯救黎民,哪吒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不只是天地孕育的魔丸,更有投胎人间具备的人性,未来还将大展拳脚功至封神。自我意识的觉醒和积极进取的态度,令人物形象变得饱满。

  作为观众的孩子或父母,或多或少能从该片看到自己的影子甚至生活困境。通过旧瓶装新酒,该片用传统故事反映出一些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如留守儿童、校园霸凌,等等。《人民日报》微博如此评论该片:“同样是打捞古代神话传说素材,能改出新鲜感不易,能融入当代价值关切更难。”

  视听的国风之美

  《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传统故事外衣下讲了一个现代内核的故事,而在视效上具有较强民族特色。影片制作团队运用中国元素和现代技术,将传统文化演绎得美轮美奂。不难发现,影片不靠单纯炫技,更以匠心和诚意取胜。

  该片的画面唯美,质感较突出。全片特效镜头多达1318个,占比达80%。当哪吒化身为青年形象时,秀发空中舞、烈火身上燃,造型英气;敖丙则一袭长袍,眉宇清秀。电影中经典的《山河社稷图》据说单是草图便“死磕”了两个月,总耗时4个多月才完成。作为该片想象最丰富、画面最绚丽的部分,《山河社稷图》中的世界凸显出中国古典哲学“一花一世界”的禅意之妙,也呈现了古代山水画虚实相生的意境之美。太乙真人带着哪吒在画中遨游仙境、师徒四人在画中抢夺画笔的两个片段构思尤为巧妙,设计流畅。

  影片音乐设置也相当精巧。时而大气磅礴,时而轻快活泼,对推动情节和渲染情绪发挥了重要作用。配乐方面,除了常用的交响乐,部分片段还用二胡、琵琶、唢呐、竹笛、扬琴等民族乐器伴奏,效果独特。此外,配音演员仅在录制之前就进行几十遍的练习,以找到最自然的状态。哪吒慵懒的京腔、敖丙细腻的声线、申公豹的口吃、太乙真人的方言,都生动而有特色。

  正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民族特色还体现在诸多设定和细节上。哪吒口中不经意念出的打油诗和顺口溜是民俗文化的代表,片中维系感情的玩具毽子是民族体育的项目,灵珠和魔丸一体共生的双鱼形象取材于中国古典哲学的太极阴阳。影片在整体上流露出浓郁的中国风。

  复兴的国漫之光

  曾经,以《大闹天宫》为代表的美术动画、《猪八戒吃西瓜》为代表的皮影动画、《小蝌蚪找妈妈》为代表的水墨动画、《葫芦娃》为代表的剪纸动画等一系列作品,具有民族特色和传统文化,将中国动画电影推向了一个高峰,在国内外频频获奖。之后,大量“低幼化”作品长期占据市场,高质量佳作欠缺。

  “国漫崛起”的口号喊了很多年,而道路曲折。可喜的是,近十年来,《魁拔》《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小门神》《大护法》《风语咒》《白蛇:缘起》等作品,逐渐带领“国产动漫”从“低幼”走向全龄,从怀旧走向新生,从单作走向体系。如今,《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世,观众多给予“国漫之光”“最好的国产动画”等评价。从该片彩蛋——《姜子牙》的预告,可以窥见,一个具有民族特色的“封神动漫宇宙”,即将在当代银幕上徐徐开启。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研究报告》,2018年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突破1500亿元,在线内容市场规模近150亿元。用户规模也获得较大增长,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近3.5亿元,在线动漫用户量达2.19亿元。这个产值已相当高,但与国外较为成熟的动漫产业链相比,中国动漫产业的商业价值还有巨大潜力。

  之前,中国动画电影票房排行榜前三甲分别是好莱坞的《疯狂动物城》(15.22亿元)、《寻梦环游记》(12.12亿元)和《功夫熊猫3》(10亿元),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紧跟(9.57亿元)。而《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以来,5天票房超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8天票房超过《疯狂动物城》,登顶中国影史票房最高动画电影,接下来票房预计将继续增长。可以说,《哪吒之魔童降世》达到了国产动画的一个新高度,国产动画电影未来可期。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