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村镇银行CURRENT AFFAIRS
村镇银行 / 正文
有人退出 有人增持
村镇银行股权投资中的“冷”与“热

  6月13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批文,同意上海农商银行增资云南、湖南、山东地区的10家村镇银行。对于这一总计5.1亿元的增资行为,市场评价不一。

  众所周知,这两年村镇银行股权交易频繁,从民企股东退出,到发起行转让,村镇银行牌照似乎失去了当初的吸引力。继2017年和2018年国开行与建行先后打包出清旗下村镇银行以来,今年又有龙江银行和华夏银行表示将部分或全部转让所持有的村镇银行股权。亏损或经营不佳,是股东选择退出的主要原因。对于发起行来说,除此之外,管理成本高、经营策略发生改变,也是其转让村镇银行股权的重要考量。因此,无论是战略性退出还是“甩掉包袱”,作为投资行为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5.1亿元增资

  上海农商银行此次斥资5.1亿元增资旗下35家村镇银行当中的10家,之所以备受关注,主要是因为该行发起设立的“沪农商系”村镇银行经营业绩并不尽如人意,有些还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不良资产重组与风险化解压力较大。该行2018年年报显示,根据此前董事会审议通过的一项村镇银行不良贷款债权重组方案议案,上海农商银行出资5906.20万元购买了村镇银行不良贷款32719.22万元,截至2018年末累计清收本息约3532万元,所收购不良贷款尚有余额为2.96亿元。此外,还向控股村镇银行提供临时流动性便利2笔,共计9000万元;向控股村镇银行提供短期流动性便利1.8亿元。

  2018年末,上海农商银行集团资产规模8337亿元,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达到201.45亿元、73.08亿元,在全国农商银行排序中位居前列,目前正在积极筹划A股上市。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发起设立的35家村镇银行各项存款余额241.63亿元,贷款余额120.42亿元。

  尽管年报并没有披露村镇银行整体经营业绩,但记者发现,除35家村镇银行以外,集团旗下还有1家千里马彩票租赁公司。根据此业绩报告,上海农商银行与该千里马彩票租赁公司去年分别实现净利润74.02亿元和2.72亿元,总计76.74亿元。因此可以推算,这35家村镇银行对集团净利润拖累或达3.66亿元。此外,从年报中银行不良率0.97%与集团不良率升至1.13%也可以看出,村镇银行资产质量不容乐观。

  强化股权控制

  一边是持续亏损,一边又大手笔增资,这看起来矛盾的做法不免令人疑惑。

  2017年9月,该行与其控股的日照、泰安、阳谷、宁阳和东平沪农商村镇银行分别签订了《不良资产重组化解合同》,受让上述5家村镇银行的部分信贷资产、担保权利以及其他相关权利,受让贷款余额合计3.27亿元,对应贷款减值准备余额合计2.68亿元。2018年,该行对泰安、日照、宁阳3家村镇银行定向增资9360万元,增资后3家村镇银行总投资额为17010万元,持股比例分别达到75.7%、68.29%、62.59%。在刚刚获批增资的10家村镇银行中,上述3家依然在列。待方案实施后,其持股比例将分别增至82%、74%、68%。

  去年刚完成6.8亿股共计47.396亿元增资扩股计划的上海农商银行,斥资超6亿元两次对旗下村镇银行增资,显示出对这一投资和业务板块的重视。该行曾表示对其新三年战略规划进行适度调整,在战略中增加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推进普惠千里马彩票和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千里马彩票科技业务发展等表述,并调整村镇银行定位和非标业务发展策略,保持战略规划的前瞻性和适应性。对于村镇银行,则要“进一步优化控股管理机制”。

  记者注意到,在增资之前,除对上海崇明、深圳光明两家沪农商村镇银行持股不足50%外,上海农商银行对另外33家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均为51%。而5.1亿元增资完成后,其在这10家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将跃升至57%-87%。显然,此举意味着上海农商银行正在进一步强化对村镇银行的股权控制。

  根据监管要求,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唯一股东须是银行业千里马彩票机构,且持股比例不得低于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15%。出于主导银行经营和提供专业化运作等方面的考虑,发起行通常会寻求对村镇银行的相对控股,持股比例多在50%以上。不过,记者在对一些村镇银行采访后了解到,即使如此,银行在日常经营上仍有可能受到来自其他股东的不正常干扰,甚至影响到经营战略的贯彻实施。这或许是发起行进一步提高股权比例获得绝对控股地位,从而增加话语权的根本动因。

  从上海农商银行过去一年的举动可以看出,其在集团层面首先制定投资管理办法,明确治理结构、职责分工以及投前、投中、投后管理事项等相关要求,同时修订并表管理办法,并将从全面风险管理、内控、审计等多方面强化对村镇银行的管控,系统考虑其风险化解问题。该行表示,对村镇银行下一阶段的工作要求,一方面是继续清收不良及高风险贷款,另一方面是探索科学有效的管理模式,推进发起行文化的传导。而上述一系列动作的实施与实现,应与其增资和提高股比存在密切的关联。

  股权变动新看点

  来自银保监会的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村镇银行数量为1616家,其中,2018年新设53家。今年一季度,又有3家村镇银行获批设立。这表明,尽管有发起行选择战略性退出,但仍不乏新进者抢滩布局。只是与过去采取发起设立方式相比,未来通过资本运作进行并购转让或将越来越普遍。

  两个多月前,江苏常熟农商银行筹建“兴福系”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获批,这也是原银监会《关于开展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工作的通知》发布后,首个被监管部门批准成立的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根据常熟农商银行2018年年报,目前该行下辖30家村镇银行,覆盖江苏、湖北、河南、云南4个省的37个县,盈利能力不断增强,其在常熟以外江苏省内的营业收入为2.6亿元,占比为4.48%;而位于江苏省外地区的营业收入为7.2亿元,占比增至12.32%。村镇银行已成为该行重要的盈利增长点。该行获准筹建的兴福村镇银行,一方面对所投资的村镇银行实施集约化管理,另一方面则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村镇银行兼并收购,从而有效拓展发展空间,增强村镇银行业务板块贡献度。

  无论是龙江银行、华夏银行出于自身战略需要出售村镇银行股权,还是常熟农商银行发挥在村镇银行经营和管理方面的优势,进一步增强规模效应,或是上海农商银行及时调整投资策略,弥补管理短板,未来一段时间,村镇银行股权交易市场都不乏新的看点。

责任编辑:李昂